欢迎来到泡沫消防车_水罐消防车_消防车价格_高空作业车_消防洒水车-湖北江南专用特种汽车公司! 关于江南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高空作业车全国服务热线
当前位置: 首页 新闻资讯 > 行业新闻 > “开往春天的校车”在塔县
新闻中心News Center

推荐新闻

新闻列表

“开往春天的校车”在塔县

作者:泡沫消防车-水罐消防车-消防车价格-高空作业车-消防洒水车-湖北江南专用特种汽车公司 浏览次数:1667 发布时间:2012-09-23 19:20:43
分享:
  2012年4月4日晚上,宇通校车销售部市场经理张强带着宇通参与央视“开往春天的校车”公年度益活动,首批捐赠给新疆的4辆专用校车,走了整整九天,累计行驶5200公里,才来到了这帕米尔高原之东、昆仑山之西,我国国境线最长也是毗邻国家最多..

  2012年4月4日晚上,宇通校车销售部市场经理张强带着宇通参与央视“开往春天的校车”公年度益活动,首批捐赠给新疆的4辆专用校车,走了整整九天,累计行驶5200公里,才来到了这帕米尔高原之东、昆仑山之西,我国国境线长也是毗邻国家多的塔什库尔干塔吉克自治县。
 

  选择自己送车,张强他们是想通过为后续的救助工作积累些经验。
 

  跟孩子们徒步回家

  第二天,张强他们就来到当地唯一一所民汉合校的寄宿制小学,塔什库尔干县城乡寄宿制小学。据阿尔曼江·亚库拜克副校长介绍,全校共有学生约3000人,走读生1800人,寄宿生1200人。走读生的家大多在距离县城3到5公里的乡村,每天要徒步行走6到10公里上下学;而部分寄宿生则要在学校生活一个学期,在学期末的时候才有可能回家。
 

  这一天,张强他们打算跟着一个方向的走读生徒步,体验一下平时孩子们是怎样回家的。
 

  “人到齐了,那我们走吧!”一个瘦小的塔吉克女孩儿用很生硬的普通话慢慢的对张强说。对于张强和新疆电视台记者,从来都没有想到过回家会是如此的场景,一百多个孩子相约一起出发,一个方向就是一个花的海洋。
 

  而更没想到的是,两个大人基本跟不上孩子们的步伐,他们好像都很擅长这样的行走。走在盘山的公路上,两个人跟在后面略显的吃力,而孩子们一路欢歌笑语、打打闹闹的。
 

  胡夏丽,出发时说话的那个瘦小的塔吉克女孩儿,她家是这群孩子中远的,大概五六公里,也就是说每天胡夏丽要徒步十公里左右,张强他们打算和她一起回家。孩子们三三两两的在每个岔路口会离开一些人。在新疆塔什库尔干塔吉克自治县的村庄与村庄总是离的很远,甚至是每个村落的家户之间也是离得很远。等一路走到胡夏丽家,已经一个多小时以后,此时只剩下胡夏丽和张强他们二人。
 

  每天,胡夏丽的父母都会在自己的家门口等待孩子的归来,今天也不例外。很远,就看见一座房子前身影在晃动,大概是看见孩子回来了前来迎接的。见到张强他们和孩子一起回来,胡夏丽的父母很热情,虽然语言上不能够沟通,但是张强说:“他们的淳朴和热情能够真切的感受到。”
 

  后来张强问胡夏丽,如果有校车能够每天接送他们上学,每天可以省出来两个多小时时间,她是否会很开心可以在家多和爸爸妈妈在一起。胡夏丽的回答却是‘我要用这节省的时间来温习功课’,这让张强很是感触,不过看到她家里满墙的奖状,回答也就不难理解了。
 

  今天我们送你回家

  比比努尔,另一个让张强记忆深刻的塔吉克孩子。4月6日,那是到塔什库尔干塔吉克自治县的第三天,也是一个周五。张强和相关负责人商议,决定在当晚放学的时候进行校车的试运营,给孩子送去一些惊喜。下午六点四十分,校车次出现在了学校门口。
 

  “我们这里上学的孩子,即便是寄宿也知道什么时候可以回家,而那里的孩子,他们根本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能够回家,而家里人也不知道孩子什么时候能回来,这种几近让人们疯狂的感受在那些孩子和家长之间却是那么的司空见惯。”张强说起来有些悲伤。
 

  每到周末,在塔什库尔干县城乡寄宿制小学门口,都能看到一双双充满渴望的眼睛和一个个娇小身影徘徊在校门口。他们会用两个小时左右的时间在校门口徘徊,用没有希望而又充满渴望的眼神凝望着远来经过的车辆,用百分之一的运气碰撞着回家的希望。
 

  塔什库尔干县没有公交公司,也没有出租车,皮卡车是这里唯一常见的交通工具。村与村之间由于路程较远,过往的车辆也很少。运气好碰上同乡村的车,回家的奢望才能得以实现,但运气不好总是占了大多数,特别是远在一百二十公里左右皮皮村的孩子们,经常是一个学期才回家一趟,而他们似乎已经习惯了这种等待的方式。
 

  从县城到塔合曼乡,是这次校车试运营的路线,沿途停靠5次,而比比努尔是路途远的一个孩子。
 

  她是四年级的孩子,坐在校车的排,一路上她和其他的孩子一样都是很兴奋的。今天她本不知道她可以回家的,她的父母也不知道今天她能够回家。按线路规划,到塔合曼乡政府已经是计划的终点站了,但是比比努尔家离乡政府还有一段距离,在乡政府门口和其他13名后下车的小伙伴一起合影后,张强他们决定陪比比努尔走完这后的一段回家路。
 

  “爸爸妈妈,我坐了校车,车很漂亮,我们坐的也很漂亮(舒服),我们(感到)很高兴。”
 

  当张强问起比比努尔会跟爸爸妈妈怎么说这次坐校车的感受时,比比努尔用生硬的普通话很认真的回答,脸上挂着明媚的笑容,让人有一种难以抗拒的心动。
 

  校车渐渐驶近比比努尔的家,远远望去那座房子与大地混为一色。房屋前依稀的一个一个圆点慢慢变为一个人影,想必是比比努尔的母亲盼望着女儿回家的身影。母亲越来越近了,比比努尔激动的抱紧了书包。
 

  一下车,比比努尔奔向张开怀抱的母亲,用上唇碰妈妈的下唇,妈妈同样用上唇再碰女儿的下唇,她们在用塔吉克特有的礼节表达相互间的思念之情。美丽的画面感染了我们在场的每一个人。
 

  吐尔地汗(比比努尔的妈妈),一个不懂汉语的塔吉克母亲用塔吉克语对我们说,“以后(孩子)上学就会有免费的车接送,希望孩子好好学习回报社会,能够知道党和国家对他们的关心,好好学习。现在他们在学校吃的、住的、用的也都是免费的,这样的上学条件让我都想重新进入学校学习!”
 

  比比努尔原本是后一个下车的孩子,可是送完比比努尔,张强他们发现,车上竟然还有一个孩子,紧紧抱着书包,满脸笑容的望着他们。大家大吃一惊,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原来这个孩子原本是该在站就下车的,因为次坐校车高兴过了头,忘了自己的站点,于是一路跟着校车走到了三十公里开外的比比努尔家。当校车原路返回将孩子送到家时,天已经完全黑了下来。孩子的家人没有想到孩子今天能回家的,听到车子的声音,才很兴奋的出来迎接。
 

  “开往春天的校车”在塔县的次试运行结束了,而负责此次校车试运行协调工作的县教育局青少年活动中心主任木拉阿比甫,还有一项重要的工作,就是为校车大面积投入运行进行停靠点的规划。由于塔县地域广阔,即便是同村相邻的两户学生家庭也距离非常远,孩子们到达村子后还是要徒步一段距离。根据木拉阿比普主任对后期的规划:“我们想以村委会为一个中心,每次都将学生集中(送)到村委会,然后家长从村委会把学生接走,(这是)比较好的办法,确保了学生的安全。”
 

  在塔县,虽然只是短短的几天,但让张强他们难忘的太多。无论是天孩子们看到校车时那种好奇的眼光,还是当校车次试运营开启时车上孩子们兴奋的集体解开安全带时的欢呼声;无论是在校门口学校的老师点名确认上车被送回家的孩子名单时孩子们那种争前恐后的热闹场面,还是在校车上几个塔吉克的女孩一起哼唱民族歌谣“古丽”时的温馨画面……。张强说,我们肯定,在未来的日子里,有越来越多的安全、宽敞、舒适的宇通校车,承载着塔县的孩子们,行走的上学和回家的路上。

分享:

湖北江南专用特种汽车公司是消防车高空作业车知名制造企业,专业生产水罐消防车消防洒水车、泡沫消防车